新 闻
 
  •  
     
    新 闻
     

    日拟对杀人等重罪取消诉讼时效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0-03-27

    日拟对杀人等重罪取消诉讼时效
     
     

      3月12日,日本内阁通过了一项拟修改重大犯罪公诉时效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准备在本届国会内获得通过,并于6月份开始正式实施。该修正案对杀人、抢劫杀人等最高刑为死刑的罪行不再设立诉讼时效,其他致人死命但最高刑非死刑的罪行诉讼时效也将延长1倍,而法律实施时未过时效的案件均适用新法。

      战后日本刑事诉讼法规定,杀人等最高刑为死刑的罪行公诉时效为15年,其他刑事犯罪诉讼时效都不到10年,最短只有1年。一些社会影响恶劣的刑事案件,比如上世纪60年代东京案值3亿日元的运钞车抢劫案;80年代令人发指的虐杀临盆孕妇,剖腹取婴凶杀案;以投毒威胁食品公司,导致人心惶惶的系列恐怖案等,均由于已过诉讼时效,而导致作案人逍遥法外。据法务省统计,在2003至2007年间,共有241起杀人案件超过时效。因此在日本民间,特别是受害方要求延长刑事诉讼时效的呼声一直没有间断过,而围绕是否延长、能否取消、如何延长刑事诉讼时效的争论也一直在持续着。

      2004年8月,一起凶手自首事件意外揭开了一起尘封20余年的凶杀案。1978年,该名凶手杀害了一名教师并将其尸体埋在自家地板下。而教师的离奇失踪,长时间杳无音信,让媒体一度猜测他可能成了朝鲜绑架人质。20多年之后,凶手由于其住地依据城市规划面临拆迁,罪行将要暴露,故而选择了自首,于是死者的下落才得以大白于天下。但是,由于15年的诉讼时效早已到期,凶手虽已明了却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且凶手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悔意。同是2004年,另一起因盗窃被捕的嫌犯供述出早年曾抢劫杀人的事实,但同样也因已经过了时效而逃过了刑罚的制裁。

      类似事件的接连发生,促使日本2004年修改刑事诉讼法,延长了原来的诉讼时效,将杀人等罪行的诉讼时效延长至现行的25年,强奸致死等则由10年延长至15年。不过,由于这次修改只对新法实施后的案件有效,所以在日本曾轰动一时的上智大学生被害案、世田谷灭门案因为都发生在2004年以前,而没有得到延长诉讼时效。最终,在众多凶杀案遗属们的努力以及舆论的巨大压力下,促使民主党政府决定6年后再次修改刑事诉讼时效。

      1996年9月,上智大学大四女大学生小林在家中颈部被刺数刀失血过多死亡,行凶后凶手放火破坏了现场。按照计划,小林应该在两天后登上去美国留学的飞机,不想精彩的人生却戛然而止。由于案发时,死者母亲刚离开家,因此警方估计很有可能是预谋作案。转眼间10多年过去了,2011年诉讼时效就要到期,但案情至今却仍然毫无进展。

      2000年12月30日深夜,居住在东京世田谷区一家4口,其中包括8岁的女儿、6岁的儿子都被刺死在家中。由于这是被记录在案的上世纪最后一桩凶杀案,且手段残忍连孩童也惨遭毒手,因此本案在日本可谓家喻户晓。警方虽然在案发现场获得了凶手指纹、血迹、鞋印等诸多线索,甚至确定了凶手在现场一直上网到天亮,但却一直没能锁定嫌疑人。截至目前,案情仍没有实质性进展,而距离诉讼时效仅剩5年。

      世田谷灭门案发生后,其遗属宫泽良行一直拒绝在媒体面前露面,直到2008年见到上智大学生被害案遗属小林贤二后才改变了做法。当年年底,两案遗属首次召开记者会,称只要凶手还活着,就要让他接受法律的惩罚,还呼吁所有凶杀案遗属联合起来向政府请愿。2009年2月,由12起杀人案件受害者遗属组成的遗属会,联合各界力量要求政府修改刑事诉讼时效。在该遗属会成立时,担任会长的宫泽良行曾表情悲痛地表示,凶手在时效期内不会去自首,因为时效制度,使得凶手能够无忧无虑地过活,因此必须要打破这样的社会。

      面对要求延长诉讼时效的呼声,法务省2009年上半年召开内部研讨会,并展开舆论调查,在7月份提出了最终报告,对刑事诉讼时效提出了“重罪废除,其余延长”的建议。当时共有单纯延长、只取消杀人等重罪时效、取消和延长组合、有条件中止等数种方案。民主党上台后,千叶景子法务大臣要求法制审议会刑事法部继续就修改公诉时效进行审议,不用拘泥于现有方案。

      去年12月22日,法务省再次组织舆论调查,征求公众意见。今年1月底,法制审议会刑事法部根据调查结果,提出了修改大纲,这与2009年研讨会提出的修改方向基本一致,即取消杀人、抢劫杀人等重罪的时效,其他致人死亡的罪行公诉时效延长1倍。并特别规定,法律实施时未达到公诉时效的案件均适用新法。3月12日,法务省正式向内阁会议提出了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并获得通过。

      其实在日本,围绕公诉时效长短、存废的议论由来已久。根据法务省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虽然赞成延长公诉时效的意见占据多数,但也有一部分意见持谨慎态度。这些人认为,嫌犯在隐匿期间一直饱受心理的煎熬、担惊受怕,这等于接受了社会的惩罚;即便是逃亡期间,构筑的人际关系、社会地位也应该获得一定尊重;延长或取消时效限制,并不意味着破案率会上升,而且会因搜查长期化而增加人力、财力的负担。还有人认为,修改法律不能感情用事,影响法律的严肃性。

      对于修改公诉时效,日本律师联合会的态度也是持反对观点。他们认为,在十几年过去后,相关人员的记忆也会变得模糊,很难再取得不在场的证据,这可能增加冤案的机率,增加保护无辜人权的难度。他们同时担心,在取消时效后,事实清白的嫌疑人可能一辈子都要成为被调查对象,另外警方如何保管证据也是个问题。

      另外,对于此次修正案提出的适用以前未过诉讼时效的案件,也有人质疑其违反了宪法规定的“法不追溯”的原则。2004年修改法律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个顾虑,规定不适用法律修改前的案例。对此,日本法务大臣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修正案并没有设置新的处罚规定,没有增加刑罚,适用修改之前的案例并不违宪。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