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哈尔滨青年被打死案续 两名警察法庭上互相推责
    发布者:http://www.892492.com     发布时间:2009-03-25
      据悉,其他4名涉案民警栾奡、李峰、李鑫宇、王金刚目前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检方指控   3名被告被控故意伤人   2008年10月11日22时许,被告人齐新、刘力男与栾奡、李峰、李鑫宇、王金刚共6人驱车来到哈尔滨市糖果酒吧。   因停车问题,齐新的同学李鑫宇与死者林松岭的同学杨森发生口角,并演变成一场打斗。   殴斗中,齐新的两名同学受到轻伤,林松岭被殴致死。   哈尔滨市检察院认为,被告人齐新、刘力男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被告人杨森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二人轻伤,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遂对3名以上被告人以故意伤害罪提起诉讼。   庭审现场   两名警察互相推责   家底颇丰的林家人此次一共聘请了6名律师组成了律师团,来向两名被告警察进行索赔,由哈尔滨的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主任胡凤滨带队。而三名被告人也都聘请了律师为其进行辩护。犯罪嫌疑人齐新的辩护律师更是当地以及国内的法学权威——黑龙江大学法学院院长于逸生。据了解,于还兼任中国法学教育研究会理事,黑龙江省法学会副会长,哈尔滨市法学会副会长等职务。   死者林松岭的同学、身材魁梧的杨森首先接受法庭讯问。在公诉人、被告人代理律师、死者家属的代理律师反复讯问下,杨森承认,当天晚上,他和林松岭等首先挑起事端,双方发生口角后,他们动手先打了齐新、刘力男等。   刘力男第二个接受法庭讯问,当公诉人指出,在开庭前的多次讯问中,刘力男为何直到第7次才承认齐新用脚踢了林松岭的头面部。刘力男表示自己和齐新是好朋友,所以一直没有说。同时,在法庭上,刘力男也承认双方发生厮打,自己曾用拳头击打了死者的后脑,但他反复强调,这一行为只是正当防卫,是“无意的”。   在是谁打死林松岭的问题上,刘力男和齐新均互相推责,称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当庭公开监控录像完整版   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出具的死亡鉴定书表明,林松岭的死因是:头面部受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脑内蛛网膜下腔出血。   公诉机关出具的种种证据表明,产生于死者脑部的致命伤系犯罪嫌疑人齐新、刘力男多次击打死者的头部所致。   昨日上午的庭审中,齐新拒不认罪。下午的庭审质证阶段,公诉机关当庭公开了此前一直未对外公开的酒吧监控录像完整版。   整个庭审的质证以及辩论阶段,控辩双方主要围绕监控录像展开。   监控录像为安装在酒吧内外的两处摄像头所记录。时间为事发当晚22时08分-22时16分。   两段时长共16分钟的录像,详细记录了事发当晚,从当事双方因停车发生口角、多次厮打以及被害人死亡的全部过程。   控辩双方都清楚认识到,这两段录像是重现事发现场唯一有力证据。因此,这两段监控录像多次在庭审现场播放。因录像的画面较为模糊,涉及到的人物多且复杂,在播放完原版录像之后,控辩双方还根据自己的需要,对录像进行了加工处理,以期让庭审法官以及旁听人员获得更直观的认识。   庭审焦点   三大焦点引发激辩   齐新是否踢打林松岭头部?   自去年10月被抓捕归案后,公安机关在对齐新进行的10次讯问中,他一直拒不承认自己踢打了林松岭的头部,并致其死亡。   在昨日的庭审中,面对公诉机关出示的种种证据,犯罪嫌疑人齐新一再坚称,“这些证据都不属实,我在整个事件中从未踢打过林松岭。”   庭审中,齐新的辩护律师亦一直帮其作无罪辩护。“我的当事人自始至终对双方发生口角的情况都不清楚,而且在事件中,多次受到死者林松岭的殴打,应属被害人。”   值得一提的是,犯罪嫌疑人刘力男在接受警方的10次讯问中,前6次一直未供述,林松岭奔跑倒地后,好友齐新多次对林的头部实施踢打,并最终导致林的死亡。   然而,作为本案最重要的证据,因距离较远,酒吧监控录像未能清晰记录刘力男所供述的场景。   昨日,面对公诉机关的质问,刘解释说,他与齐新是同事,也是朋友,他不想从自己的口中将齐新的犯罪行为供述出来。   “在看守所的几个月里,管教人员一直教育我,我才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说。   厮打中林松岭头部多次受撞击?   为争取被告人齐新无罪,他的律师黑龙江大学法学院院长于逸生对监控录像配发说明文字,进行了一种全新解说。   录像显示,在22点10分44秒—22点11分10秒这段时间内,死者林松岭一直在酒吧内部参与打斗。录像画面混乱,只能看见几个人影在晃动,根本无法分清其中的人物。   齐新的辩护律师通过对录像中模糊画面的勾勒,借此说明在这段时间的打斗中,身高1.92米的死者林松岭的头部十余次撞击到墙面、墙边的铁质暖气片以及墙面突出的电闸盒上。   “由此可以说明,林松岭的死亡,是因为混乱中头部多次撞击到硬物所致,与我的当事人齐新无关。”于逸生称。   公诉方亦针锋相对。公诉人就辩方的证据,对录像中有争议的24个场景进行了截屏对比。公诉人称,从现场模糊的画面中,根本难以看出混乱中死者林松岭多次撞击头部。“黑乎乎一片,不知辩方如何判断死者多次头部受到撞击,难道是采取了透视技术?”   “在20多秒的时间内,头部十余次受到撞击,这简直是信口开河。”对于辩方律师提交的证据,公诉人予以了坚决回击。   林松岭绊倒后头部撞击铁护板死亡?   林松岭死亡的最后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庭审现场公布的录像画面中因距离较远,无法看清,只看见几个白色人影在远处晃动。   于是,这也就成为控辩双方辩论的焦点。   根据案情介绍,事发之后,双方多次发生打斗。后来,因受到多人围攻,死者林松岭跑向了酒吧远处一个正在修建地铁的工地处。当时,被告刘力男随即追赶,齐新紧随其后。   据齐新当庭供述,当时,他看到林松岭跑到地铁工地后,被一个小沙堆绊倒,“我听到了一声闷响。”他说,这可能就是林松岭的头部撞击到了工地旁的铁护板。   而与林松岭更近的被告刘力男却称,他在追赶林的过程中,并没有听见头部撞击铁护板的声音。“当时,他倒下之后,头部距离铁护板尚有20厘米的距离。”   刘力男说,林摔倒之后,他们二人持续厮打了几分钟。“当时感觉他的手部很有力气,一直对我的打击进行反抗。”   昨日下午,对死者进行司法鉴定的法医出庭作证。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副主任法医师王坚称,根据相关机构的司法鉴定,林松岭的死亡,系头面部受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没有发现是因头部撞击其他硬物致死的迹象。”王法医还解释称,两者在病理上存在很大差别。   律师原声   林家代理律师称   被告应处以极刑   经历老年丧子之痛,林家人一直坚持杀人偿命,“只要法院能严惩凶手,我们宁愿不要任何民事赔偿。”死者林松岭的父亲林吉利无数遍这样对媒体记者说。   在昨日下午庭审的陈诉较短,林家聘请的代理律师表示,被告齐新和刘力男符合故意杀人的种种法律要件,“应以故意杀人罪提起诉讼,并应处以极刑”。   代理律师认为,即便林松岭有再大的罪过,作为警务人员的齐刘二人,也无权将其致死。   更恶劣的是,在林松岭倒地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二人还在对其实施暴力,主观恶性强。作为人民警察的齐新和刘力男,犯罪的主观恶意和人身危害较一般犯罪更大,情节更加恶劣,社会影响更大。   最后,林家代理律师提高声音深情表示:不严惩二人不足以告慰林松岭的在天之灵;不严惩被告人不足以抚平林家人心灵的创伤;不严惩被告人不足以匡扶正义弘扬法治;不严惩被告人不足以保护公民的生命权和健康权……   庭审表情   刘力男盼公正判决   32岁的刘力男端坐在被告席上,脸上一直毫无表情,说话声音很小,对于公诉机关出具的相关证据,他一直没有任何疑义。   面对检方的指控,刘力男表示,到现在他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行为会造成这么大的后果,为这个行为付出这么大代价。他说,“只能说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希望能得到公正的判决。”   齐新称自己是受害者   在庭审中,齐新说,事发之前,他正在竞聘当地一派出所教导员职务。“如果当时我动手了,会影响到我的竞聘”。齐新一直坚称,自己是受害者。   杨森不为自己辩护   在庭审期间,杨森并未对公诉人提出的证据提出更多的质疑,配合地完成了法庭调查。他的辩护律师出示了他在案发前就参加了一所大学的第二学位考试,在今年一月份已被录取的资料,法官表示将会对此给予考虑。在法庭要求杨森自行辩护时,杨森并没有为自己辩护,而是把辩护的机会交给了他的律师。   新闻资料   死者林松岭   案发时22岁,身高1.92米,生前曾就读于哈尔滨体育学院运动系篮球专业,去年夏天刚刚毕业。   长江商报 广州日报 法制晚报   新民晚报 新文化报 新华社供稿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