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法学宗师韩德培逝世 享年99岁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5-31
      本报讯(记者谌达军)5月29日21时,我国当代著名法学家韩德培,因病医治无效,在汉逝世,享年99岁。   韩德培被公认为新中国国际私法的一代宗师、中国环境法学开拓者和奠基人。青年时代,他曾先后到多伦多大学、哈佛大学留学,1946年应我国著名国际法学家、时任武大校长周鲠生教授之邀,毅然回国效力。   在美国留学期间,他表达出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1945年秋,董必武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国际会议,当地华文报纸作歪曲报道。韩德培感到非常气愤,提笔给董老写信:那些无理取闹的人根本不能代表留美的中国学生。他在信中还请教了两个问题:未来的新中国是否需要法治建设?应该怎样进行法学研究?之后,得到董老回信和多次亲自指点。   1981年,我国需要终止“文革”后期签订的几个重点工程项目的涉外合同。日本、联邦德国等公司提出,终止合同要赔偿100%的经济损失。韩德培和法学家周子亚一道研究合同书和相关条文,最终形成了一份有理有据的报告,经谈判减少损失数十亿美元。   韩老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得知韩老去世,还在端午节假期中的人们纷纷前来与他作别。昨晚,在武大法学院门前,学子们手捧99支蜡烛纪念一代宗师。   韩德培遗体告别仪式定于6月2日上午9时在武昌殡仪馆举行。   武大法学教授马克昌:韩老不惧权威爱生如子   本报讯 昨日,接到记者采访的电话,马克昌老人声音低缓:“我非常难过!韩老的去世,不仅是我个人失去恩师,更是武汉大学法学院的损失。韩老是武汉大学的一面旗帜。”   马克昌是武大法学教授,年逾八十。60多年前,他成为韩德培老师的第一批学生。虽然时光流逝,但马克昌说,韩老对他的影响深远、重要。   马克昌说:“韩老为人公正、正直,尤其注重提拔中年、年轻的人才,对待学生爱护有加。”1979年底,马克昌还是副教授。没过几年,韩老就举荐他为正教授。十多年前去世的何华辉,1979年在武大恢复法学系时,只是一名讲师;韩老经过考察,1983年推举他为教授,为武大法学系打造出精英团队。韩老逝世时已是98岁高龄,但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参加博士生论文答辩。因为身体不好,他还多次让求教的学生到家里面谈。   马老眼中的韩老是一个认真、有原则的人。他不惧权威,敢于向权威挑战。韩老一直坚持大国际私法的研究原则。环境法曾被教育部纳入经济法,韩老得知这一消息,认为这使环境法失去了独立的学科性。他立刻写信向有关方面反映情况,因情况紧急,其言语也很尖锐。凭着持续的争取和过硬的专业功底,他最终赢得胜利。   著名国际法学家梁西:韩老3封信让我回武大   本报讯 著名国际法学家、中国“国际组织法”的奠基者和创始人、82岁高龄的梁西教授昨日告诉记者,他来武汉大学任教,受韩德培老师的影响很大。“我大学毕业后就到北京大学任教,一直在那里工作了30年。我在北大的时候,韩先生到北京大学做了3次教学科研调研。韩先生对我的生活教学很关心,每次都劝我能够回到武汉大学任教。”   梁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韩老师在北京大学就劝了我两次。后来还有一次,直接找到我家里,专门谈回去的问题。韩老师当时对我说,武汉大学是我的母校,现在武大师资紧缺,希望我能够回去,为母校做些工作。”   “当时我并没有马上答应,只说考虑考虑吧。后来,韩老师写了3封信,给我做思想工作,最后我决定回来。”梁西说,“我当时愿意回到珞珈山来,是因为武汉大学的学术氛围很浓厚。”   梁西对上韩老师的第一次课印象特别深刻:“我们上学的时候,韩老师担任两门课——国际私法和西洋法律思想史,我是西洋法律思想史课的课代表。韩老师讲课很不拘泥于形式,第一次给我们上课,介绍参考书时,不像其他老师只介绍本专业的,他不但介绍中文的,还给我们推荐外文的,这对我们开阔视野很有作用。而且韩老师讲课备课很有准备,很负责。他上课不但思路清晰,而且见解独到。”   梁西说:“韩老师对学生很认真。有一次我去他家里交作业,他正在吃饭,他一会儿都没有等,拿起作业就看,边吃饭边工作,很认真地对待,尽心尽责。韩老师的师德对学生的影响很大。”   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谈韩老的眼光胸怀和心态   说起恩师韩德培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称他是“武汉大学最高寿的珞珈山镇山之宝”。   1982年初,黄进到武大攻读硕士学位就开始追随韩老,也是他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研究生。后来,他留校工作,在韩老麾下学习、工作了26年。他认为,与韩老在一起学习、工作,他老人家身上的光芒“不仅照亮了我们、温暖了我们,而且感化了我们”。在他看来,韩老至少有三点了不起:眼光、胸怀和心态。   眼光   韩老看人处事的眼光极为深邃。1979年,武汉大学决定恢复法律教育,请韩老主持法律系重建工作。那时,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韩老敏锐地意识到国际法将在中国对外开放中发挥重要作用。他在主持重建法律系的同时,于1980年组建了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这个国际法研究所是中国高校建立的第一个国际法研究所。1981年,在大多数国人还没有起码的环境保护意识的时候,韩老推动武汉大学与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后改为国家环保局)合作组建了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而这个环境法研究所不仅在中国是第一个,而且在亚洲也是第一个,是世界上建立最早的环境法研究机构之一。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不得不由衷佩服韩老的非凡眼光。   胸怀   常言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韩老就是一个有大海一样胸怀的人。韩老是1946年应我国著名国际法学家、时任武汉大学校长的周鲠生先生邀请到武汉大学任教的。到校不久,当时年仅36岁的韩老即出任法律系主任并被推选为学校教授会主席,而且担任法律系主任一直到1957年“反右”。其间,他还出任过学校校务委员会副秘书长和副教务长,全面主持过武汉大学教务工作。1979年法律教育恢复后,他又担任法律系主任、国际法研究所所长和环境法研究所所长,主编了全国第一本《国际私法》统编教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是《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卷》载有传记条目的中国十大法学家之一。韩老认为,一个学校和一个系办得好不好,首先看师资队伍。韩老一贯反对在评职称时论资排辈、互相倾轧。他即使对某人有意见,但总是从学科、院系和学校的大局和全局利益出发,大胆推荐,大胆提拔,大胆使用。他有大家的气派。   心态   韩老德高望重和健康长寿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在为人处事方面的心态,用现在时髦的话讲就是其“心态阳光”。黄进曾听过各种层次的人盛赞韩老“心态好”。孔子曾说:“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韩老的心态主要是智者、仁者和勇者的体现。韩老是智者,一个不愿意落后于时代的人,他积极乐观,关心国家,关心社会,关心法律人才培养,关心法学研究。何谓“仁者”?仁者爱人。韩老有着成人之美的君子之风。对有利于同事和学生发展的事,比如提职、提薪、提干、获奖、深造或出国进修等好事,他尽量支持和玉成。面对学生的急躁,他告诫学生要有“三心”,即对自己要有“信心”,干事要有“决心”,成长和发展要有“耐心”。“勇者不惧”在韩老身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韩老是一个追求光明的正直的知识分子,但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蒙受不白之冤达21年之久,他没有向黑暗低头。韩老说在“反右”和“文革”中武大也有人寻了短见,但他硬是挺过来了。他心里应该始终向着光明、向着太阳、向着未来。有人主张将原本属3个二级法学学科的国际公法、国际私法和国际经济法合并为一个冠以“国际法”的二级学科,他以90多岁的高龄亲自撰文予以批评。见到韩老发火、发脾气,学生们提醒他消消气,以免伤身体,他却笑:“我发发火就是消消气,有话就说,有不同意见就发表,不积压在心里,把怨气释放出来了,反而有利于身体。”这是多么豁达的心态!   韩老的眼光、胸怀和心态,是他智慧人生的表现。   博士生眼中的韩德培   很“孤寂”   与学生短暂离别怕“永诀”   帅颖是韩德培的2006级博士生。昨日,她说,韩老特别喜欢和学生们一起交流。每次都是在保姆“强令”下,交流才结束。   “老先生每次都特别舍不得我们离开,眼巴巴地看着我们走出门。”帅颖记得,2007年6月,她和两名同学要出国做访问学者。临行前,去看望老先生,时间约好在下午2时30分,她们下午2时刚过就到了韩老家楼下。“我们当时怕打扰他午休,就迟迟不敢按门铃。”她说,准备按门铃时,门突然自动弹开。保姆说,老先生那天没有午休,一直在阳台上等她们。   每个月,博士生们都要去看望他一次;每次学生离开,韩老都是依依不舍。“那次搞得特别伤感。”帅颖说,临别时老先生说,这次分别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们。   很“童趣”   曾当圣诞老人讲故事   在学生眼里,韩老很有“童趣”。博士生付文轶记得,2006年圣诞节前夕,韩老戴上圣诞帽,扮起了圣诞老人。   那次,大家买去一棵圣诞树、几顶圣诞帽,陪老先生过节。“他给我们讲述自己年轻时在美国过圣诞的经历。说,都是过节,但文化氛围就是不一样。”付文轶说,那天大家特别开心,“破天荒”地待了1个多小时。那棵圣诞树现在还在韩老家摆放着。   很坚持   为学生“争”利益力改规划图   现在的武大法学院大楼,据说是国内高校中少有的现代化大楼。“没有韩老,可能这栋大楼就没有学生教室了。”昨日采访中,很多学生都说,韩老为建好这栋楼做了很多工作。   当初决定建法学院大楼,但规划图纸上没有设计教室,准备建成行政和资料办公楼。韩老看到后很不高兴,他找到学院负责人说,国外的教学楼都是既有图书资料室,又有教室,便于学生们学习。在他的竭力建议下,规划图纸得到修改,增加专为学生使用的教室。   很有名   海外学者找机会专程来拜访   韩德培教授的名声享誉国内外。2007年,他的博士生付文轶在瑞士比较法研究所做访问学者。期间,想申请去海牙国际法院暑期班学习,需要知名学者的推荐信。当瑞士比较法研究所询问谁给她写推荐信时,得知是韩德培,对方连称“足够权威了”。   这年,德国科隆大学教授Mansel来武汉大学讲座,提出要专程看望韩老。Mansel的导师是德国著名法学家克格尔,他说:“导师让我有机会来中国,一定要拜访韩老。”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