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解析干部任用不正之风和潜规则的根本成因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5-28
    法制网记者 杜晓   “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   “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跑的。”   ……   从这些民间顺口溜中可以听出,老百姓对用人不正之风的痛恨与无奈。   “近年来,整治用人不正之风取得了很大成绩,但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依然是干部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在全国干部监督工作会议上的此番讲话,剑锋直指用人不正之风。   此言一出,立即引发各界的高度关注。业内人士称,李源潮言语中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党中央以最坚决的态度向用人不正之风“宣战”了。   “种种迹象表明,用人问题上的种种不正之风和潜规则已经成了最让干部群众‘不能忍受的问题’,而要真正解决这一问题尚需多方努力。”5月27日,中央党校政法部教授林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用人不正之风长期存在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买官卖官”现象增多   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蔡霞经常深入到各地,为基层干部讲学。她发现,“用人不正之风夹杂着吏治腐败已经成为党内外议论纷纷的焦点”。   “曾经一起共事的某某,现在到了一个什么级别,而自己才是一个什么级别,最后干部们总结出的原因就是,人家会‘跑’,我不会‘跑’。”每次下去,蔡霞的耳朵里,都要灌进一些基层干部的抱怨。   “一些在基层工作很出色的同志长期得不到提拔,难免会有想法。甚至一些不那么称职的干部,也会因为和他们条件相似的人靠拉关系、走后门得到了提拔而有怨气。目前用人方面存在的不正常状况就是:要么是有背景的上去了,要么是谁都不得罪的平庸干部上去了。”蔡霞说。   “用人不正之风长期以来就是一大顽症。”林喆告诉记者,从最近几年落马官员的状况可以看出,“带病在岗”、“带病提拔”现象比较严重。   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长期以来一直被群众检举,但这并不妨碍他步步高升,直到中纪委介入才最终落马,以致被坊间称为“边腐边升”。而有“重庆第一贪”之称的巫山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则属于典型的“带病在岗”。法院认定,晏大彬曾一次性收受两编织袋现金。   林喆为“带病提拔”下了个定义:在贪腐的状态下获得提拔。“这些人是怎么被提拔起来的?为什么长期没人发现?干部任用上的种种‘带病’现象说明,我们的用人制度有缺陷。”林喆说。   林喆告诉记者,近来重新启用一些被问责干部的过程也并不严谨。“既不经过当时被这些干部伤害过的群众和领导的许可,也不经过人大的认真审查。在一段不长的时间里,这些干部原来那种渎职的观念是否真正得到了纠正,值得怀疑。”   “用人不正之风长期存在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买官卖官’现象的增多。”林喆说。   据介绍,在一些地方,要想当官或被提拔,就得花钱行贿,花钱买官成为各方心照不宣之事。典型的例子莫过于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卖官案,“此案是近年来已知的‘买官卖官’案中最严重的一起。”林喆说。   林喆告诉记者,在此案中,法院认定的事实是,马德在1992年11月至2002年2月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他负责包扶企业、提拔使用干部等工作中,为他人牟取利益,多次单独或伙同其妻非法收受、索取贿赂达603万余元。   而根据检察机关的调查,从1995年起,马德利用职务之便公然卖官鬻爵,把其执掌的市委大院变成了一个“乌纱帽批发部”。在马德那里,小到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大到县委书记、县长,每个位置都是“明码标价”。   用人不正之风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权力意志起到了实质性、决定性的作用   “买官行为的存在除了与干部任用机制不健全、干部权力意识的蜕变相关,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买官者存有侥幸心理,并设定了两个虚假前提:卖官者不会出事;即便出事,卖官者也不会将他交代出来。”林喆说,事实上,卖官者一旦发现卖官给自己带来的种种好处后常常难以收手,还会继续干下去,这就使得其行为的暴露成为必然;而一旦暴露,买官者就成为卖官者急欲坦白交代、以争取立功减刑的对象。   马德案发后引发了当地官场的“地震”:黑龙江省环保局原局长王慎义、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黑龙江省政协原主席韩桂芝等在内的265名官员牵涉其中,受到法律制裁。   是什么原因导致用人不正之风长期存在?蔡霞进行了大量研究后发现,“用人不正之风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权力意志起到了实质性、决定性的作用”。   蔡霞说,个别领导干部将自己视为党的化身,本来应该是党组织管理干部,但个别领导干部却将组织变成了实现个人意图的工具。在用什么人时,出于个人考虑的多,而在一些党组织内,也少有办法阻止这种基于个人考虑下的用人安排。   除了“谁来管”的问题外,“怎么管”是另一个问题。蔡霞告诉记者,真正科学合理的用人管理应该是摈弃个人权力意志的制度化管理。   据介绍,1997年试行、2002年实行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在努力建构一套科学化制度化的用人管理体制,但是存在一个缺陷———对于基层干部和党员的权利体现得还不够。   “由于在个别情况下,权力对于权利处于强势地位,因此,出现了权力意志玩弄制度的情况,程序变成个人手里的橡皮泥。”蔡霞说,“上述情形在一些卖官案件中体现得较为明显。如在马德卖官案中,在干部任用环节上并没有缺失,从表面上看来,买官卖官者都是在按照制度程序办事。”   此外,干部任用问题上的利益倾向也是不正之风存在的一大原因。由于“管人头有利于对干部的控制,确立起领导干部的个人权威,而不直接管到人头,个人的影响力就不那么大”,因此,“个别分管某一项工作的人,力图主导自己分管工作的人事任免,努力将这项工作变为自己的势力范围”。   “干部职位、级别决定个人的地位、收入、待遇,而权力监督、权力责任都不规范,将此作为牟取利益、庇荫身边人的途径最为省力。而当干部任免和利益以及社会资源牵扯到一起时,很容易形成人身依附关系。”蔡霞说。   用人制度建设的着眼点是保障和实现党员民主权利,注重制度程序的建设,而不是借机扩张部门权势   在李源潮发出“要以最坚决的态度同用人不正之风进行战斗”的声音后,人民网进行了名为“防治用人上不正之风,您有何妙招”的网络调查。   截至记者发稿时,13.7%的网友同意“加大从源头上防治用人上不正之风的力度,用制度和机制遏制‘潜规则’”;48.6%的网友同意“强化公开监督,把选拔任用干部满意度的民意调查,作为提高选人用人公信度的有力杠杆,运用民意调查结果,有针对性地加强和改进干部工作”;34.5%的网友同意“主动深入查处干部选拔任用中的违规违纪行为,查实的问题果断处理、严肃追究责任”。   对于“从严监督领导干部,您觉得哪种方法最管用”这一问题,绝大多数网友赞同“民众监督。利用网上和网下的民调舆情,听取民众呼声,曝光官员违法违纪行为”。   “据我研究,以往的落马官员或多或少都存在‘带病提拔’的现象。过去我们讲反腐工作向纵深扩展,应该一直追究到监督部门的责任,但是现在看来,还有必要更进一步,还要追问是谁提拔了‘带病’的干部。”林喆说。   蔡霞告诉记者:“党内用人问题牵涉到整个组织系统,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整顿用人不正之风应成为一项系统工程。用人制度建设的着眼点是保障和实现党员民主权利,注重制度程序的建设,而不是借机扩张部门权势,要真正把用人问题上的监督置于保障党员行使党内民主权利基础上。”   专家们一致认为,在用人提拔过程中的公开透明能够有效地杜绝用人不正之风。   “所有准备提拔的干部名单都应该公示,此外,如果有人推荐,那么推荐者的名单也应该尽量公开,并说明推荐的理由。问责之后复出的干部,也需要张榜公示,同时还要说明,为什么又要启用此人。”林喆说。   “中组部负责人的讲话充分表明了有关部门直面问题、解决问题的决心,我们完全可以拭目以待。”蔡霞信心十足地说。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