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福建“限猪”引质疑 农民独自承担上亿损失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5-05
      福建“限猪”引质疑,农民独自承担上亿损失   今年春节过后,福建省重拳整顿区内第二大水系九龙江两岸的养猪业:干流两岸1公里和支流两岸500米内的养殖场全部拆迁;禁止在干流两岸5公里、支流两岸1公里内新、扩建养殖场;禁建区外养殖场要达标排放,否则一律关闭。   “限猪”行动中,福建龙岩、漳州两地上万养猪户的猪舍被拆迁,几十万头生猪被清栏,经济损失逾亿。建立养猪业环保准入门槛势在必行,但除了养猪户,还有谁应该为“环保养猪”成本埋单?   “限猪”农民损失上亿元   漳州市龙文区郭坑镇东溪村30户人家,几乎家家养猪。 走进该村,房前屋后被拆猪舍随处可见。一谈起“限猪”,村民就很激动。现年69岁的林友春对半月谈记者说:“一年多前听说养猪行情不错,就卖牛养了两头母猪。刚下了19头猪崽,还没卖一头就不让养了,一分钱没赚还赔了不少。”   3月18日中午,郭坑镇最大养猪场——顺益养猪场,一辆载着20多头母猪的货车,正开往百公里外的漳浦县,车后是已被拆成一片狼藉的大片猪舍。   在含泪处理掉3000头生猪后,老板郭瑞花一下子病倒了。“目前除银行贷款100万元外,还有80多万元的民间借贷,十几年的辛苦都在这里,我连死的心都有。”郭瑞花说。   在约20天时间内,漳州市禁建区内1.23万养猪户的近70万头生猪需清栏处理。猪贩子则趁机压价,每斤生猪比正常价低1元钱,每头能繁母猪此前要卖1500元,但整治期间都降到了千元左右。   据记者初步估算,龙岩、漳州两地被拆除、闲置的猪舍价值超过1.6亿元,因压价、病害导致的猪只价值受损也有上亿元,而漳州市财政补贴农民拆除猪舍的资金仅为8952万元。   “报纸电视天天宣传说鼓励养猪,母猪还有补贴,可等规模上去了,却突然要砸圈禁养,政策变化咋能这么快呢?”郭瑞花向记者透露,就在今年1月13日,顺益养猪场还被漳州市经贸委认定为“市级城市副食品(生猪)基地”,并下达了产销指导性计划:年饲养量14000头,上市量9800头,母猪存栏550头。   “肉价涨时号召农民多养猪,环境压力大了又要求农民拆圈杀猪,农民的损失谁来承担?”漳州市农业部门一位干部也为养猪户鸣不平。   养猪业为饮水安全让路   “在养猪和饮水的两难选择面前,政府只能先保饮水安全,虽然养殖户做出了巨大牺牲,不少人都是边砸猪舍边哭。”漳州一位参与整治督查工作的干部说。   九龙江水污染告急是此次“限猪”的直接原因。漳州市龙文区郭坑镇郭坑大桥两侧,分别是漳州市和厦门市城市供水的取水口。郭坑镇镇长陈奕杰说,全镇2万人口养了10多万头猪,农村沟渠里的水全是黑色,农民家里苍蝇成群,老远就能闻到猪粪的味道。   与郭坑相邻的漳州市朝阳镇,不少养猪场位于禁建区外。记者在该镇漳滨等村看到,家家户户晒猪粪成了一大景观,这是当地农户处理猪粪的主要方式。   今年1月中旬以来,九龙江水质出现恶化,并一度对漳州、厦门两市的供水安全造成威胁,这一事件引起福建省高度重视。九龙江流经的龙岩、漳州两市,从2月上旬开始,开展九龙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行动,“限猪”是其中重要一项。   截至3月5日,龙岩市已关闭或拆除养猪场2774户,其中新罗区1398户清栏生猪13.4万头。截至3月19日,漳州市共拆迁、关闭12262家养猪场,清栏生猪69万多头。   漳州市副市长刘文标向半月谈记者表示,在今年10月底前要实现达标排放或零排放,50头以上的养猪场必须进行环评,实行排污许可,下一步将加强环境监测,加大环境执法力度,从而确保达标排放。   多数受访养猪户告诉记者,治理污染他们也赞同,但他们更需要得到技术和经费上的帮助。“我们也希望喝上干净水,也不想将污染排到江里,但除了把猪粪晒干,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总不能不养猪吧!”漳滨村某养猪户说。   厦门大学政治系教授余章宝认为,在生猪供应与环境保护这对矛盾中,地方政府极易陷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境地,缺乏科学性的“禁令式”政策,重解眼前忧,难奏长久效。“如果每个地方都这样搞环保风暴,而不在如何实现环保养猪上多帮助农户、补贴农户,未来生猪供应肯定要出问题,按下葫芦浮起瓢。”余章宝说。   “环保养猪”要有成本分担机制   记者从漳州市了解到,当地治理养猪业污染的技术模式有两种,一是推广“零排放”养殖技术,二是采取立体生态种养模式。但在养殖户看来,这两种技术实施起来还有很多问题,能否奏效让人怀疑。   所谓“零排放”技术,是先在猪舍中铺上木屑等原料,再加入发酵物质,通过化学反应将猪的排泄物分解掉。漳州市农业局能源环保站副站长纪旺盛告诉记者,“零排放”推广两年来,使用该技术的养殖场很少,“现在连树都不砍了,哪里找木屑?”   至于立体生态种养模式,如“猪-沼-果-鱼”,养猪户普遍反映,现在养猪规模动辄上百头,这种模式已不适用。漳滨村某养猪户就说,过去他家还有七八亩山地种果树,现在都被征用搞开发了,哪还有地方种果树挖鱼塘?   比起处理技术,更关键的是治污成本。环保养猪成本几何?纪旺盛有过测算:如果采用“零排放”技术,一头猪要摊100元,立体种养模式一头猪要摊86元。记者了解到,以目前的猪价行情,一头出栏生猪的毛利润还不到100元。漳州市目前在九龙江流域的存栏量有180万头,按每头86元计,就需要1.5亿元的首期环保投入。这个投入约占2008年漳州市地方财政收入的2.4%。   一些基层干部担心,虽然政府并没有明说限制养猪业发展,但如果环保成本都落到养猪户头上,事实上就是抑制养猪。养猪户张少华说:“这次大家损失这么大,将来还要大量投入搞治污,有谁投得起、愿意投?”   在此次养猪业污染整治行动中,漳州市明确提出“谁污染谁治理”。把工业领域的治污思路引入养猪业能否奏效?对此有农业部门人士就表示,又要猪肉便宜又要养猪不污染,这很难两全,何况养猪业还是弱势产业,要养殖户承担所有环保成本显然不公平。   余章宝认为:“养猪业引入环保门槛势在必行,但好的政策需要好的执行办法,其中环保成本是个关键问题,必须要有激励政策来分担环保成本。” (记者 项开来)(来源:《半月谈》)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