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刺激中国经济关键在于完善社保体系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4-24
      美国东部时间4月1日下午16:30(北京时间4月2日凌晨4:30),新浪财《经亲历变革中的美国》前方报道组来到渣打银行纽约办公大厦,对话渣打银行北美首席分析师约翰-卡尔弗利。   以下为对话实录:   张晓楠:随着世界各国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人们认为国际组织,例如成立于20世纪的IMF(国际国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需要进行改革来更好地适应21世纪新的环境。那么您认为这些国际组织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它们需进行哪些转变?   约翰-卡尔弗利:我认为对于IMF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们应该有更多的资金储备,这是很讽刺的。G20会议会讨论这个议题,有可能将使投入IMF的资金翻一番。仅此还不够,还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年之前有人担心IMF不会再发放贷款了。它甚至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员工薪水。我觉得这是很可笑的。我认为世界银行将会继续进行基本的发展规划,这是至关重要的。同时我想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们会重新审视如何重新规范银行系统问题。目前我们主要关注的问题在于随着始于美国的经济衰退已经蔓延到全世界,这将减缓其他新兴国家发展的速度。这些新兴国家中大多数不在亚洲,因为十年以前亚洲就已经经历了危机,现在有一定免疫能力了。例如一些经济比较脆弱的东欧国家,拉美和中东地区的国家等都是需要我们关注的地区。因此我认为IMF在未来的一年里应采取非常积极的行动。   张晓楠:安卓房地产业,您是否看到了一些复苏的迹象?或者您认为房地产业会变得更糟?什么时候情况会发生转变?   约翰-卡尔弗利:这次危机源于美国的房市泡沫。现在住房价格在急剧下降。数据显示美国的住房价格同比下降了19%,这是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最急剧的衰退,总体下降29%。我预计美国的房屋价格将总体下降30%至40%。现在这一过程已经走了2/3,但还没有到底。我们还会经历一段时间的痛苦与困难。我认为房屋价格在未来一年或更长时间内还将持续下降。可能我们在明年能够看到一些稳定的迹象。这对住房拥有者来说至关重要,对金融机构也是如此,因为大量的坏账来源于住房抵押。   张晓楠:接下来是安卓汽车业的问题。有消息称通用三月份的销量下跌了45%。您认为通用和克莱斯勒公司会走向破产保护吗?或者他们如何摆脱困境?   约翰-卡尔弗利:销量下跌30%以上,对任何生意都是非常困难的。这些汽车公司即使在先前也不是很强大。即便在繁荣时期,GM公司都没有盈利。它们必须面对一些旧有的包袱。这些汽车公司是否将进入正式破产程序或者不通过申请破产而达成一致,我认为这是一场斗鸡博弈。我的看法是对于通用汽车公司来说,如果它确实正式破产这可能是更好的。虽然这将导致公司许多困难,但是起码公司可以维持下去。克莱斯勒公司的境况可能更加困难。克莱斯勒公司已处于退出市场的境地,未来它将依赖于其外国合作方。未来克莱斯勒公司是否能重振辉煌我们不得而知。   张晓楠:近来人们经常谈论,在过去的许多年里,美国的经济模式主要跟华尔街有关,人们大多把焦点放在华尔街上。事实上,华尔街确实为美国创造了大量的资产。那么其他产业例如汽车业等对经济的影响如何呢?您认为本次危机会给美国经济增长模式带来一些转变吗?   约翰-卡尔弗利: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就就业、收入、税收等等而言,金融业确实是美国的主导产业之一。很明显将来金融业将增长得更加缓慢。我认为,金融系统新的监管规则会有些新限制,薪酬结构将会带来一些改变。因此金融业将不再是推进发展的主导产业。另外我们还有很多强势支柱产业诸如航天工业、机械制造业等,当然汽车业除外,很长时间以前就已经不是了,但其他一些领域的确很强。而且,随着美元对欧洲货币和其他货币具有相对竞争力,美国出口在未来将进入一个好时期。对于中国和其他国家来说要面对的问题之一是美国在未来几年内可能出口会大于进口。这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   张晓楠:那么您认为对于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而言,这将是一个挑战么?   约翰-卡尔弗利:我认为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众所周知,在过去很多年里,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国,其进口多于出口,对于一些出口导向的国家,例如亚洲的一些国家,特别是一些毗邻中国的地区。这些国家的出口的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出口到美国。我认为未来这些国家的出口增长将非常缓慢。这些有着项目顺差、贸易顺差的国家,未来必须更多的依赖于国内消费,即消费者消费、投资消费及政府消费。这确实是一个与我们过去不同的经济定位。   张晓楠:您如何评价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在刺激经济措施上的不同?   约翰-卡尔弗利:我认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更容易实施经济刺激计划。因为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刺激经济确实需要一些基础设施建设而且现在有一些正在制定当中,这将促使刺激计划的快速实施。在美国,确实有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但是实施这些计划还需要很长时间。相当多的刺激经济的计划直到2010年或者更晚才会得以实施。同时美国有大量的退税。这将有力地减轻消费者的负担。   张晓楠:确实,正如刚才您提到的,中国正在进行一些基础设施建设。您认为这些措施是否足够应对来自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挑战?您对我们现在能做的还有什么建议?   约翰-卡尔弗利:我认为对于中国而言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在于在中国的私营经济中会发生什么。我们知道公有制经济将会非常强劲。但私营经济情况如何呢?一些私营企业将会参与出口。如果世界经济不景气的话,私营经济的投资也会疲软,这也许是主要的问题。我们承认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希望发展的领域是完善社会保障,这样人们就不会把大部分的钱用来储蓄。目前储蓄率还非常高,但是当人们对社会保障、养老金等具有信心时,它总有一天会下降的。落实这一点并且说服人们相信这一机制需要很长的时间。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