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  
     
    新 闻
     

    武汉男子猝死九江看守所 部分监控录像无法查看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4-02
      对李文彦的死亡过程,看守所称,李在后半夜做噩梦喊不醒,后被发现脉搏微弱,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报料   哥哥刑拘期间猝死   “刑拘期间,50岁的哥哥在九江看守所猝死。”3月30日,家住汉阳的李文甫向媒体反映,他哥哥李文彦去年5月说到九江打工,很少跟家人联系。今年3月27日10时许,九江市看守所突然致电李文彦弟媳任怡春,称李文彦病重要他们速到看守所;中午12时许,该看守所再次致电任怡春,称李文彦已死亡。   当他们一家人对此事真假猜测不定时,当晚6时许,九江市看守所政委刘强和一名监管干部来到武汉,在辖区派出所民警陪同下,到任怡春家再次告知,李文彦在当天凌晨2时40分许死亡。   李文甫说,此前,他不知道大哥被关在九江市看守所。   死者额头上有伤痕   3月30日,记者随李文甫及家人赶到九江市殡仪馆,看到了李文彦的遗体,其额头上有几处青紫伤痕。   对此,九江市看守所所长朱拾根说,同室关押的嫌疑犯,有的会趁监管干部不注意时玩牌,玩输的会被罚喝凉水或用手指弹额头。但死者头上的情况是否为伤痕,到底是如何造成的?他们还要进一步调查。   当天,九江市水上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范警官告诉李家人,李文彦被抓后自称没结婚,只有两个弟弟,但他不记得弟弟的联系电话,因此警方没与李家人联系。在后期案件侦办中,他们掌握到李文彦的弟媳任怡春的电话,并给任怡春打去电话,但李家人一直没来探望。   对此,任怡春说,她当时怀疑那个电话是骗局。因为在两年前,她接一个外地电话后被骗800元钱。她当时认为,警方办案应该有一套程序,而不是简单地打个电话。   警方   李文彦因偷窃被抓   据范警官介绍,李文彦被刑拘是涉嫌破坏电力设施。   今年1月22日,该市抓获3名盗窃电缆的嫌疑人,3人对盗窃一事供认不讳,还供出李文彦也参与了盗窃。次日,他们将李文彦抓获。“他供认当晚偷过一次电缆,并将38公斤铜丝以每公斤20元的价格卖掉。”范警官说,李文彦还交待了2008年8月以来,他与同伙先后10多次盗窃约1500米电缆,获得1200公斤铜丝并卖掉。   因李文彦盗窃的是防洪应急照明电路,警方以涉嫌破坏电力设施罪立案,于1月24日对李文彦实施刑拘。3月3日,九江市检察院对李文彦作出批捕决定。   看守所   五次体检他很虚弱   1月24日凌晨,李文彦被送进九江市看守所,关押在一间有10多名嫌犯的监室。   看守所所长朱拾根说,该所对李文彦的监管也比较“人性化”。被送到监区时,天气比较冷,李文彦穿得比较单薄,看守所为他提供了棉袄、棉裤。因没有亲人探望,看守所还为他提供牙膏、牙刷等生活必需品;因李文彦营养不良,看守所有时还为他配豆奶等辅食。   关押期间,因管理需要及李文彦本人的身体状况等原因,看守所共为他进行过5次身体检查。狱医王鹏飞说,李文彦进来后做第一次体检时,他发现李除了身体较虚弱外,其他状况比较好。   3月13日、23日、25日,李文彦自称头晕、腹部疼。监管干部先后3次带他到看守所卫生室检查。王鹏飞说,经检查,他发现李文彦身体虚弱,下肢有浮肿,可能有结石,其他正常。   3月26日下午2时30分许,李文彦突然在监室里晕倒,再次到卫生室检查时,他自称头晕得厉害,王鹏飞为他测血压、心率等,也较正常。   做噩梦后突然死亡   朱拾根说,李文彦晕倒后,王鹏飞认为他主要是身体虚弱,看守所允许他卧床休息,批准他吃营养餐。   当天下午5时许监室开饭,因营养餐没有及时配发,李文彦不愿意吃饭。在管教干部劝说下,李文彦吃了3两米饭,喝了一些菜汤,还吃了同监室一名嫌犯给的红烧肉。两个半小时后,该监舍进行晚点名时,李文彦正常。直到晚10时许,关电视睡觉时,李文彦也没有出现异常。   3月27日凌晨1时53分,该监室两名值班嫌犯按响报警器,向管教干部反映:李文彦做噩梦,不停地喊“又来了,又来了……”他们想叫醒李文彦,但李没有反应。   2时5分许,3名管教干部进入监室,发现李文彦脉搏微弱,遂在2时20分许,组织人员用担架将李文彦从监室抬出,送往离看守所最近的九江市庐山区人民医院。2时40分许,该院医生宣布李文彦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证明书显示其为“猝死”。   家属   部分录像无法查看   3月31日,应死者家属要求,在九江市检察院监所处驻所检察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李文甫等家属察看了李文彦在监室的部分监控录像,并向九江市公安局、检察院提出尸检请求,以弄清李文彦的死因。昨天,九江市检察院、市公安局请示上级部门回复家属称,可以安排在异地对李进行尸检。   据死者家属介绍,昨天,在九江检察人员的安排下,他们再次到看守所调看李文彦在监室的监控录像,3月26日17时8分的监控画面显示,李从监室睡觉的地方往活动间走时突然摔倒,但画面未显示李为何摔倒。家属提出调看活动间探头所拍录像,但看守所称,当天9时以后该活动间的录像因电脑硬盘故障,没有录像可以调看。   九江市检察院监所处驻所检察人员说,李文彦死亡后,他们已将与李同室的其他13名嫌犯分开关押,并对此事展开调查。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 (来源:人民网-《京华时报》)   评论:看守所何不制定一个死因标准   唐明灯   随着疑犯在羁押期间非正常死亡事件不断涌现,遍布神州各地的看守所,将当选2009年年度明星,这宛若宿命,铁板钉钉。只是面对依然层出不穷的那些非正常死亡,以及警方提供的致死原因,不由得人不关心,并一而再再而三地议论纷纷。   警方公布的死因,虽然仍不乏“心脏病”之类的低水平重复,但进步之快有目共睹。联缀起来,恰似一曲公共安全、执法为民的咏叹调,声如裂帛,响入云霄。如果说贵州的“俯卧撑”是一个开头,那么云南的“躲猫猫”就是一个乐章,在最近海南“洗澡不从”被殴致死、陕西丹阳高中生死于“心脏病”的低回婉转之后,现在迎来了又一个高潮:江西九江看守所以“噩梦致死”谱写了看守所死因新篇。   据媒体报道,3月27日,盗窃嫌疑犯李彦文,在九江看守所羁押期间突然死亡。虽然死者亲友发现死者头上有伤痕,但“九江市看守所向记者介绍,3月27日凌晨1时53分许,李文彦睡觉时做噩梦喊不醒,后来发现脉搏微弱,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醉生常见,梦死难得,好一个噩梦致死!以看上去越来越不靠谱的死因侮辱公众智商,冒渎司法尊严,貌似已经成为考量看守所执法水平的硬指标。若真如此,为什么这些看守所不联合起来,邀请牢头狱霸共同参与,统一制定一个死因标准,以后若有非正常死亡,可以立即按图索骥公布,显得更有依据更有效率,也许可以避免如今任何死因都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饱受公众质疑的尴尬局面,走出已经成为现实的看守所死因困境。   显而易见,在狱政改革呼声如雷后,司法正义的甘霖至今没有降下,怪诞的死因不断出炉,怎可能不叫人心惊!就拿九江看守所这次“猝死”事件来说,既然做梦成了死因,是不是从此该不让羁押犯人睡觉以免致死?   每一个荒诞死因出笼,其实都被寄予了成为压垮狱政腐败现象“最后一根稻草”,迎来狱政新制度、杜绝刑讯逼供的期望。可惜这根稻草至今尚未出现。事情到了这一步,严酷的事实是,不绝如缕的看守所非正常死亡,即使死因正常,也没人肯相信了。在看守所公信力丧失,没被羁押的人虽然不至于“噩梦致死”,但已被一系列“躲猫猫”事件夜不能寐。(时代周报)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